博客网 >

带着问号读《忆君》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带着问号读《忆君》

——漫谈何大草先生长篇小说《忆君》

 

副题的“漫谈”其实写成“乱谈”更恰当,本人平时无事时,诗歌、散文、小说、评论等等随手就读,囫囵吞枣,不求甚解,典型一个“乱翻书”的角色,再加上也不会作古正经地引经据典写评论文字。但想想还是写成“漫谈”吧,因为读完何大草先生长篇小说《忆君》,久久不能释怀,我是真的有话要说,虽是信手而至,不成体系,可就本心而言,是有感而发,不是胡言乱语。

翻开2010年《十月》第二期,第一篇就是《忆君》,首先感到的就是这标题是不是太普通了些,甚至还透着某些文学青年的文艺腔。但是凭经验而言,能上《十月》的大都是好文章,带着疑惑,我也就读了下去。一读,果然用句老道,叙事简洁引人,想来应该是一篇好故事。    

读着读着又蹦出了问号,小说开局人物“郝彪”的故事还刚开始,又开始对另一人物“常好”的经历大加描述,尽管也同样市井、有生活气,人物充满个性,故事坎坷引人,但我开始隐隐感到,小说能这么写吗?这样会不会写成流水账,弱化情节之间的衔接,削弱作者所想表达的东西?随着继续地阅读,这样的想法逐渐清晰和加深。何大草先生不管不顾,进而对“青山”、“敬慈”、“忆君”、“克利奥”、“胡小弟”、“尤四姐”等等人物的身世都有大小不等的篇幅描述。甚至在某些篇章,小说想当然的主角“忆君”都是隐而不现的。但尽管如此,还是让人不能释卷,读到后半我大概明白了,何大草先生精彩的情节描写,加上“忆君”这一若隐若现的主线的巧妙牵引,大大消解了我所顾虑的衔接失当和主题不明问题,反而通过这样反常的形式,更好地表现出了所要表达的。小说结尾可谓是总揽和点睛:因为,墙上所画的,全是一片一片的瓦……每一片瓦片下,都有烟火尘世的人家。缅忆君画的,不是观世音菩萨,是观世音菩萨眼中的宝顶。她从云端向下看,看到的就是一片一片的瓦。何大草先生所要写的,就是人世间一片一片的瓦,就是每一片瓦片下烟火尘世的人家的温暖和悲伤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小说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是主角。

我们都看得出,结尾这段文字充满诗意。小说全文不时也都穿插着这样的文字,比如,“巷子僻静,房屋陈旧,墙面还有些斑驳,恍然有些像他的老家宽巷子。而前面不远,还真的挺着两棵颤巍巍的老泡桐,也高过屋檐,枝条也是光的,但花已然盛开,洁白、淡紫、粉嘟嘟,铺满了枝头。“郝彪”看着,有些心神不定。”文字看似简单,但结合人物刚出狱不久的身世,却充分反映出人物的心境。还有,小说中多次提及“忆君”与观世音菩萨外貌的相似,老和尚说的一些谒语,都充满隐喻。总之,恰到好处的诗意化,强化了整篇小说的深度。此外,文中还引用了很多智利诗人聂努达的诗句,如,“鲜花为之倾倒,可你充满悲伤”,使我总疑心何大草先生是诗人出身。

不管何大草先生是不是诗人,但他对文字的把握绝对有诗人的精准,“忆君”的温婉、忧伤,“常好”强势背后的小女人味,“胡小弟”的放荡和专一等等,各具神韵,不一而足。文中反复提到的大足石刻、邮亭鲫鱼,令人不胜向往。掩卷之际,再回到标题,忆君,忆君,原来是在回忆和缅怀我们每一个人。

 

 

2010-9-22

 

<< 公园里 / ●蝴蝶●秋天的花●一只鸟有些孤单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wangxiaozui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